中南大学现代远程教育论坛娱乐区资料区 → 天堂的思念


  共有134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天堂的思念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admin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357 积分:8443 威望:0 精华:3 注册:2002-5-19 1:19:00
天堂的思念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5-12-26 14:59:00

  《一》  在我的记忆里,应该好几年清明没回过家了吧。昨天回家,没有传说中的雨纷纷,阳光温和的照着,就像父亲望着孩子所具有的独特笑容——温暖又温柔!也没有什么断魂一说,就那样静静坐在山上,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聊学习,聊生活,谈过去,说未来,很快,一瓶白酒对饮完了,我还意犹未尽,心情没有大的波动。  满山的杏花开了,从山顶望去,那是一片粉红色,白色相间的海洋,是八九年前植树造林的成果,正在清明时节展现出它的魅力,这里面有父亲不可磨灭的功劳。虽然他把一部分又填了!  把一个人压在心底,不愿提起。好多年后的今天,似乎忘却了许多,再也忆不起关于他的点滴,那怕是点滴,也会让我回忆一季。  《二》  父亲,也许是位全能型人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  我是遗传了父亲的身高的,一米六几的个子。他也不是很胖,毕竟,那时家里并不富有。  父亲的性格很好,一想起父亲,首先印入脑海的就是那声笑,那豪放不羁的笑声,与李云龙不相上下。  父亲教过几年书,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不教了,而和他一块儿的没过几年就转正了,现在都是老教师的资格了,而他就一直在家种田!  父亲对于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:  曾在村戏团里拉过二胡,吹过笛子,玩过古筝,没人不佩服他;  一天没事的时候,玩两手麻将,每出手战无不胜,他说,麻将里,他最喜欢的是“相”——我问为什么,他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:已经没有机会了;是的,他年轻时的壮志,已被岁月打磨的灰飞烟灭了!从而学起了陶渊明隐居!  每间房子里都有父亲的诗,或写在白纸上,挂到墙上,或者直接大笔挥上墙去。父亲每每开笔,白酒三杯下肚,诗作一气呵成!每逢过年,村里人都拿红纸来我家,让父亲写对联,父亲每每笑呵呵的答应;他自己说,他终于还是有用的!  村里有人去世了,都要画只马引路,而画马的任务,一直是父亲的工作!可是我知道父亲最爱的是梅花,寒冬的腊梅,不畏严寒的绽放!  父亲酷爱看书,那些医书,农书,周易,奇门遁甲,阴阳都在他的范围内,听说他还当过几年风水先生,谁家有迷信事,都会来请他。他会针灸,谁家又疑难杂症,也都请他。他有好多本读书笔记,什么名人名言,好词好句,还有他自己作的诗、词都囊括在内。  每年春天,父亲都育大片的烟苗,等到稍大一点,村里的烟民都来抬烟苗。父亲种的最多,每年可收大袋子四五袋子,除了送人的一袋子,剩下的到来年竟然都抽完了,有时好像不够,又去谁家要两碗。  父亲身手很好,曾跟爷爷练过散打。那些年有狼,每晚是父亲带两个人守羊场,一根七尺棍,不知打退过多少狼。小时候,出去玩,我一直是木刀不离手,直接做老大,学父亲的风范!父亲说,武术是健身的,学习与身体一样重要的!不要忘了!是的,我一直没忘,学习是不怎么好,可是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!  村里拉电,栽电杆,侄子和他打赌,爬上去一盒烟就到手,父亲没有犹豫, 一口气爬上去,,下来后,打开烟,散给在场一人一支,剩下的还回去了。那天,父亲心情很好!  《三》  “爸爸,吃饭来!”忽然听到村里谁家的孩子喊了一声,当年我也是这么喊的,一声接一声,父亲不管在哪,都会答应我的:”来了“。现在早已忘却了!  父亲在外打过几年工,据说在煤矿上干的,也没几年,不去了,从此一直在家务农,写了一本关于家乡农业发展的问题,用今天的眼光看,是可持续发展问题,可是那个温饱都没解决,大力开荒,向地要粮的年代,又有谁能理解,实施呢!  村里有人建了新式大门,父亲看不上,就自己画图,自己带人建。他的木工和泥瓦工技术不错。此门一出,霸气十足,像展翅欲飞的雄鹰……他说,他当年比雄鹰还飞的高!我信。  我能记起的,父亲打过我一次:中午耕地回来,卸驴后,驴进圈了,他自己就回屋了(原本每天是母亲关门得),正吃饭呢,外面有人喊,出去一看,驴在玉米地里吃了大半片,他把驴弄到圈里一阵好打,两根驴鞭打断了,出来又毫无征兆的打了我——我离家出走了!藏在离家不远的洞里睡着了,晚上听到全村人都在找我,找到后父亲向我道歉再道歉,才算平静了我的怒火,从此,父亲再也没有对家里人发过脾气了!  初中念书,有次到学校才发现钥匙没拿,要回家去取,刚出校门,父亲正火急火燎的撞上来,一个多小时的急行军,累的满头大汗,我哭了。也正是那次机会,他和班主任谈了一次。出来后,我忐忑不安,”老师说,时间还长着呢,只要刻苦努力还是能赶上的!“而中考,我终究是让他失望了。可他再也不会教训我了!  小时候,我怕剃头。父亲用的不是什么现在理发店里的新科技,那时一把刀——在磨刀石上磨光,把头发洗湿,直接刮掉头发,那个疼呀,可在父亲的威逼之下,那是毫无选择的!有时候还的刮出血来,妈呀,太可怕了!  他和杨叔关系很好,在以后的生活中时常帮助我们,碍于儿子儿媳脸面,大多是偷偷的帮助,只是前年他也走了,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看到,是我永远的遗憾!  父亲走了,我甚至至今连他为什么走也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那件事,我也从未问过母亲,也许到老家秦安的那座寺庙能找出一些答案吧,可我至今还没去!  父亲走后,我只梦到过他一次。在山上,一棵树下,他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拾起一根树枝,然后,我醒了!从此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!  父亲,等过几年,我为你换一套好家,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!  续:十年前,父亲种的两颗枣树,两年前才开的花,今年终于结果了,前两天回去,尝着甜甜的大枣,父亲的付出终于有了结果!  《四》  终: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!父亲:生不逢时,终不得志,满腹经纶,埋入黄土。若给机会,县长胜任矣!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DYso
  2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贴子:6 积分:5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7-3-15 10:19:00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7-8-16 20:27:00

南无阿弥陀佛!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