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南大学现代远程教育论坛娱乐区资料区 → 流泪的心


  共有127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流泪的心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admin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357 积分:8443 威望:0 精华:3 注册:2002-5-19 1:19:00
流泪的心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5-12-26 14:59:00

杨老汉的心流泪了,是被儿子狠狠地刺的……杨老汉一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培养了一个大学生,而且是全村第一个考上名牌的大学生!自从儿子考上大学以后,杨老汉每天在村里走来走去也都是笑容满面的,尽管已经累弯下的腰也总是使劲挺得笔直笔直的。可是,儿子的学费也越来越高,只靠家里种的二亩三分地,杨老汉每天天未亮就到集市上卖青菜,到很晚才回来,可是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就七八十块钱,再加上摊位费、卫生费等,全扣除也就五六十元了。杨老汉基本上都不在集市上买吃的,因为很贵,所以都让老伴头天晚上准备好早饭,路上带几个馒头,中午时候就着自己卖不掉的青菜将就着吃。杨老汉的老伴在家里也养了几头猪,再加上鸡、鸭、鹅、羊什么的。老伴每天都会朝鸡窝里一遍又一遍的跑,只要一听鸡叫声,就立刻放下手的活,撒腿就跑去,生怕鸡蛋会跑了似的。嘴里总是不停地念叨着“鸡儿呀,鸭儿呀,快快下蛋吧,下了蛋娃儿的学费就有了,你们也就有好日子啦!哪个要是敢不下蛋,等娃儿回来就把你们杀了,给娃儿吃……”这些鸡鸭鹅似乎能够听的懂话,也许是害怕,老伴每天总能拿着几个热乎乎的鸡蛋,小心翼翼的笑嘻嘻的拿着放在框里,等到了积攒满了,就让杨老汉带到集市上卖了。就这样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,杨老汉一直都斤斤计较着、盘算着,怎么样才能攒够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。杨老汉的手上的老茧还是布满了一圈又一圈,腰也又弯了一大圈,似乎能够盖上一个锅盖,头发跟秋天的霜一样白。“老伴啊,你看娃儿去省城上学都这么长时间了,俺们两个还没有去看看娃儿,我想着去给娃儿送些东西过去,顺便看看。”杨老汉坐在门槛上,轻轻地抽了一口烟说。“啥!就你?还上城里!字识的还没有一箩筐,你看那电视里城市到处都是车,你可能找得到娃儿?”老伴听到杨老汉撇了撇嘴,手里正做着布鞋。“不识字咋啦?你看我卖菜这么多年也没有算错过一次啊!我跟你说,你别看不起我不识字,有些识字的还不如我不识字嘞。”杨老汉猛的抽了一口烟。“是嘞,是嘞,就你能!你去那么大城市,哪有那么多钱啊!还让人不省心,要是路上有个啥事,就晚了!别去了,别去了。”老伴有点担心的劝阻道。“放心,没事,娃儿都在大城市有两年了,咱们老两口还没去过,不像话,我先去,等我弄熟悉了,下次连你也带上,到大城市里好好的看看、玩玩。”杨老汉边说边有点憧憬的笑着。“好,好,我等着你带我去。”老伴看着杨老汉的样子高兴地眯上了双眼,然后起身。“娃儿爹,要不给娃儿打个电话,告诉他好去接你一下?”“不了,不了,给他一个惊喜。”杨老汉起身,将已经吸到了尽头的烟头按灭,拍了拍手说。“好,好,听你的,我去给你和娃儿准备些东西,你带给娃儿。”老伴也放心手中的针线活,起身转进狭小又阴暗的房屋。两天后,杨老汉坐上去省城的汽车,临走时,老伴再三叮嘱路上注意安全,可是,杨老汉看了看被塞得满满的两袋子吃的穿的,还有三双布鞋,无奈地说“娃儿他娘,你看你,硬生生的塞这么多东西,要狗娃儿用多久啊!”杨老汉使劲用手挪了一下放在脚下的袋子。“咋啦,这你还嫌多!我还嫌少了呢!你好不容易去一趟!不多带点,不中!看看娃儿吃瘦了没,把钱交给娃儿就赶快回来,等你回来青菜和鸡蛋也都可以卖钱了……”老伴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的。“行啦,行啦,知道了。”杨老汉看着已经发动的车子,有点耐不住性子的说。“对啦,你吃的东西,在旁边那个包里,留你路上吃!”老伴又对着已经渐渐起步的车子喊道。杨老汉打开一看,里面放了十个鸡蛋,四五个大饼。杨老汉突然有点眼角湿润了,好久都没有吃到鸡蛋了,以前实在想吃时,跟老伴商量了很久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煮一个鸡蛋吃。杨老汉连忙起身,拉开车窗,对着老伴想喊什么,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说,车子一个转弯,杨老汉看不到老伴的身影。六个小时后,杨老汉来到省城,一路上,杨老汉并没有舍得把鸡蛋全吃完,也就吃了一个鸡蛋就着两个大饼,喝着自己从家里带的水。等杨老汉到省城时,天已经是下午6、7点钟了,杨老汉看着大城市里灯火通明,霓灯闪烁,不禁乐呵呵笑着感慨道“大城市就是比农村好”,因为是第一次来,也不知道儿子在哪个学校,就一路边走边问,杨老汉身上扛着两大袋子东西,另一支手挎着打包,笑容满面的走着看着。等到杨老汉找到儿子的学校时,已经是夜里九十点钟了,杨老汉累了,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,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的面前跑过去,杨老汉仔细定睛看了看,的确是有点熟悉,“会不会是娃儿杨林?”杨老汉心里默想着。本想跑上前去,可是,身上又有那么多的东西,杨老汉只有无奈的摇摇头,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转进校园,牵起一位女生的手,消失在众多学生中。“请问这是JH大学吗?”杨老汉走到在灯光照耀下十分明亮的校门口,走进保卫处看着里面正在坐着聊天的人问道。“是的,请问你找谁?”里面一位保安问道。“哦,我找我们家娃儿。”杨老汉看着里面说。“哈哈,我是问你娃儿叫什么?”保安笑着问道。“哦,不好意思,叫杨林。”“是哪个院的?”“哪个院的?不就是这个院的吗?”杨老汉有点疑惑的说。“这位老年人,我是问,你要找的杨林是这个学校的哪一个学院的?学什么专业,辅导员是谁?住在哪里,我们好给你找人!”保安无奈的遥遥的头说。“哦,不知道,我就知道俺们家娃儿就在这个学校,刚刚我还看到有一个人很像我们家娃儿。”杨老汉有点脸红的说,心里暗暗自责,为什么自己之前都不问问儿子这些呢!“老大爷,你只说个名字,我们也没有办法给你找啊!”“那,那怎么办?我进去看看?”杨老汉边说边准备扛起包裹。“哎哎,不行,学校有规定,禁止闲杂人等进入校园,你先在这里登记一下,把东西放在这里,再进去。”保安连忙走上前去劝阻道。“哦,哦,登记?我不识字啊!”杨老汉脸一会红一会变得说。“啊?那你怎么敢一个人来?你来之前没有跟你家儿子说嘛?”学院保安无奈的问道。“没有啊,俺来就是想给娃儿送些钱,哪知道这么麻烦!”杨老汉有点慌乱地说。“这样吧,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一晚,明天再来。”保安建议道。“啊,到外面住?”“对啊,学校旁边有很多宾馆,你看都这么晚了,宿舍都关门了,你找一个先住下来,明天再来,容易找到。”“可是……”杨老汉还想说什么,几个保安看着他,杨老汉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。扛起两个袋子,往门外走了出去。杨老汉找了半天,又摸了摸兜里的钱,两三个小时后,杨老汉又回到保安室门口,几个保安看到后,一脸惊异。“老大爷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一个保安走上前去问道。“哦,那什么,看了几个宾馆,都住满了。”杨老汉的眼神飘忽不定的说。“住满了?”几个保安有点疑惑的自言自语道。“对,对,住满了,你看……你们几个能不能……让我在你们这里呆一夜?”杨老汉不好意思又有些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们。几个保安相互看了看,感觉有点为难,却又不好意思拒绝。“这样,你在这里休息一下,可以,不过我们没有床铺可以睡觉。”一个年纪稍微大的保安说。“好,好,谢谢,有挡风的地方就行!”杨老汉连忙感激的说,然后又用颤抖的双手从包里掏出还没有吃完的鸡蛋,塞给几个保安。那一夜,杨老汉将就着过了一夜,虽然有点冷,可是心里却是暖和的,毕竟城里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坏。第二天,天刚微微亮,杨老汉便走出去,感谢几个保安的留宿,往校园里走去。杨老汉走了好大一圈,给自己绕晕了,还是没有找到。“大学就是大,快有一个村子大了,好,娃儿真有本事!”尽管杨老汉转晕了,可是心里还是默默的暗喜的啊、感叹道。“杨……”杨老汉突然想喊,可是去没有喊出口。“你怎么那么慢啊!我等了好久!”一个漂亮的女生有点生气朝着一个往这边跑的男生说。“对不起,让你等这么久啦!”男孩边跑过来道歉,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。“走吧,我们去吃早餐!”女生娇声娇气地说。“好,去KFC看看吧?”男生建议道。“好吧,走。”两个人边说边笑的朝前走去。杨老汉顿时傻眼了,手上的包啪的一声掉了下来,心里顿时更咽了一下。他这从没有看错,那个男生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娃儿,虽然他不知道KFC是什么,可是,他却能感觉到那一定很贵。杨老汉拾起两个包,在后面悄悄地跟进。只见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走进一个看起来装饰十分豪华的店里,杨老汉站在门外,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,一张一百元的递过去,没有找钱。杨老汉眼角有些湿润了,自己一个人坐在门口,掏出还剩下的半块大饼,反复地咀嚼着。半个小时后,两个人又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,杨老汉赶紧拎起包,在后面悄悄地跟着。一上午下来,杨老汉清清楚楚地看见,他们走进琳琅满目的大商场里,还有只能在电视里见到的一些东西,两个手满满的拎着东西的儿子满头大汗,杨老汉看着有些心疼,可是,却没有走上前去。杨老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眼角有些模糊,转过身去,又回到了刚来的保安室。几个保安看到满脸憔悴的这位老年人,心里有些奇怪。“老大爷?没有找到你儿子吗?”一个保安看见后走上前去连忙接下还压在杨老汉身上的东西。“找到了。”杨老汉有些哀伤地说。“那怎么……?”“哦,没事,家里有急事,要我赶紧回去,来不及给,不过一会娃儿一定会从这里过,还有一个女孩,很漂亮,手里拎着很多东西,一会你们见了,帮我转交给他,我先走了,谢谢你们。”杨老汉眼角有几滴泪水划出,然后扭过头就走。“哎……”几个保安想喊住,却没有喊得住。“刚刚那个电影太逗了,笑死我了。”女孩笑哈哈地边说边挽住男孩的胳膊朝校门口走去。“是的,哈哈,太搞笑了。”男生附和道。“哎,你叫杨林吗?”突然一个保安走上前去问道,男孩吓了一大跳,看着保安有点疑惑的说:“是的,怎么啦?”“哦,来拿一下你的东西!”保安打量着站在身边的男孩、女孩没有好气地说。“我的东西?谁给的?”杨林将信将疑地走过去。“一位老大爷的。呐,这里是三千元钱。”一个保安边说便从抽屉里拿出一厚摞红红的崭新的人民币递给男孩。“什么时候拿的呀?”杨林边问边打开看了看,恍然间明白了一切。“人在哪,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杨林有点焦虑地巡视了周围问道。“走了,早上走的,估计现在该到家了。”杨林傻傻地呆立在旁边。“是谁呀,都是什么破东西啊?”女孩伸过头看了看说。“哦,没,没什么,一位家里人捎过来的。”杨林眼角泪水打转转地说。“切,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,你看看,唉,算了吧,不要了吧,我看着挺重的。”女孩站在旁边不屑一顾地说。“赶紧拿走吧!”几个保安看着他们两个没有好气地说。杨林狠狠地瞪了一眼女孩,并没有说什么话。抱起两个包便走,剩下女孩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那天晚上,杨老汉回到家里什么都没有说,老伴问任何东西也不说。两天后,杨老汉病了,躺在床上,不吃不喝,只是一个劲的叹气,老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杨老汉的心流泪了,犹如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扎在心坎,不停地往外流……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